【海上记忆】你知道餐盘里的鳕鱼,你不知道的中国第一艘远洋渔船“开创号”从上海开出 - 发展沿革 - 上海天易平台集团有限公司 上海远洋渔业有限公司
走进集团

当前位置:走进集团 > 发展沿革 > 浏览文章

【海上记忆】你知道餐盘里的鳕鱼,你不知道的中国第一艘远洋渔船“开创号”从上海开出

发布日期:2017年03月23日

摘要:“开创号”进入鄂霍次克。一阵阵冰块撞击船体的叮咚之声不绝于耳,见过世面的船员惊呆了。在白令海和阿拉斯加海域,他们见过浮冰,但如此四面八方,都是浮冰,确实生平第一回。浮冰遮没了碧海,浮冰延伸到天边。远方,起伏连绵的冰山白雪皑皑;近处,凸凹的冰块宛如凝固的浪花。“开创号”鼻球形的船头撞在浮冰上,如卷刃的钢刀砍在石头上,船身寸步不移,螺旋桨一个劲儿地空打。行船难,难行船。冯船长胸中波涛翻滚,彻夜难眠,沉重地在《航海日志》上写下一行字:“船被围困在冰中。”

1985年3月30日。西德,柯克斯。清澈的威悉河边,一艘三千吨级远洋拖网加工渔船上,正举行换旗仪式。当西德国旗降下,中国国旗升起,28名中国船员的眼睛湿润。这是上海远洋渔业史的开篇,这是中国第一艘引进的大型远洋渔船。当这艘后来被命名为“开创号”的渔船,沿河驶入被德国大诗人海涅反复吟哦的湛蓝的北海,中国船员感到了肩头的分量。

07.jpg

“开创号”远洋渔船。

1985年5月5日, “开创号”停靠在黄浦江复兴岛上海海洋渔业公司的渔港码头。“开创号”着蓝色制服,带白色大盖帽的首任船长周汝偁、大副冯思学(后接掌第二任船长),在驾驶台向码头欢迎的人潮举手致意。当年6月,“开创号”赴北太平洋渔场,第一次实现了几代天易平台人走出国门的梦想。

为何引进大型远洋渔船?上世纪80年代初,随着近海渔业资源的利用过度,仅靠传统的近海小渔轮捕鱼,已无法满足市场供应。1984年,上海海洋渔业公司成立远洋渔业筹备组。公司经理钱锦昌任组长,组员周汝偁、冯思学等,都是先后毕业于上海天易平台学院(现上海海洋大学)海洋渔业专业的老大学生。这一年年底,上海市财办同意公司引进艉拖网加工船,投资总额490万美元。1985年3月8日,经理钱锦昌带领船长周汝偁、大副冯思学、轮机长张子实等28名船员,赴联邦德国(西德)接船。当年4月24日,上海远洋渔业公司成立,与上海市渔业公司两块牌子,一套班子。

数年前,我曾登门采访过“开创号”第一任船长周汝偁。75岁的高级船长,谈起当年接船前后的经历,历历如昨。

08.jpg

开创号起网。

周汝偁先是在200吨的小渔轮上干,后到1000吨的沪油一号当船长,这条油船跑上海—大连,将渔业公司渔轮所需的柴油运回来。1984年远洋筹备组成立,钱经理点名叫他去,当时他已经51岁了。他又拿起了久违了航海学、捕捞学等书本,埋头温课,半年多后,他通过国家渔业监督局的考试,拿到了3000吨级大渔船的船长证书,证书号码001,成为全国领到这一证书的首人。

根据合同,“开创号”回上海时,由原“斯图加特号”(“开创号”此前的船名)西德船长领航。但周汝偁多了一个心眼,出发前几周,天天泡图书馆,查阅从西德的北海到上海,途经印度洋的航海线路,还有过苏伊士运河规则等资料。事实证明,西德船长对路线并不熟悉。回国的36天里,全靠周汝偁每晚躺在驾驶台的大海图桌上,和衣而睡,以防有事能及时处置。过苏伊士运河,埃及海关人员上船检查,不知为何跟进了一个小偷,在船上行窃时被船员抓获,因船上没有处置权,结果只能把他放了,算是虚惊一场。在海上跑了1万多海里,直到船进上海吴淞口,他悬着的心才算放下,虽然面色憔悴,人也瘦了好几斤。

回上海后,“开创号”着手准备试捕生产,自6月初至7月底,历时50多天。先到太平洋中途岛西北的海山渔场拖网,由于海山渔场海底地形复杂,或山峰凸出,或深沟凹陷,用两根拳头般粗的钢丝撑开的网口,拖网时一碰到凸峰就吃力,船拖不动了,砰的一声,一根网口的钢丝绷断了,还有网衣被刮破更是常有的事。海况恶劣,但却成了操练船员的演练场,周汝偁他们学会了起“单脚网”和修复大网,这些在以后的生产中都派上了用场。1986年1月,因《中美渔业协定》已生效,“开创号”船进入白令海渔场,投入正式生产。

几年过去后,周汝偁退休了。由他的学弟冯思学任“开创号”第二任船长。1992年4月,那时我在《上海海洋渔业报》,听说“开创号”回来了,像“开创号”这样的大渔船,一般一个航次为期一年,然而这一航次只有50天,为何不同寻常?我到江南造船厂,采访正在船排上大修的“开创号”第二任船长冯思学。

原来,1992年1月28日,在海上生产了321天的“开创号”驶入吴淞口,船员们畅想着上岸后无牵无挂地过个年。但一到复兴岛码头,公司领导宣布:暂缓大修,到鄂霍次克海去捕鱼生产,2月8日出航。这天是大年初五,新年气氛依然浓烈,放弃休假回乡的“开创号”的86名船员各就各位,解缆启航。

鄂霍次克海是陌生的。从海图上看,它西濒西伯利亚,东临千岛群岛,南接日本海,北端是由契尔斯基山脉与堪察尔半岛构成的一个封闭的三角形尖顶。允许捕鱼的是鄂海中间的一条南北长、东西狭的人称“小公海”的渔场。有资料说鄂海的大部分海面的11月至次年6月结冰,海况复杂,看来此行前程难卜。全船的人都感到有压力,心事重重。

过东海、黄海,穿对马海峡,进日本海,一路风平浪静。前面是横贯日本海与太平洋的津轻海峡,寒风萧萧,飞雪飘零。站在甲板上,但见浮冰不时地打船舷擦过,颇觉冷气透骨。船上九成人患了重感冒,带上船的感冒药被一扫而空。冯船长强支起身子,立在驾驶室,迎面3艘远洋船鱼贯而来,是大连渔业公司的“耕海”等3艘船。“耕海”号的船长告诉冯思学,他们是从鄂海撤出来的,那儿的气候寒冷,冰封厉害,无法生产。

2月15日,“开创号”进入鄂霍次克。一阵阵冰块撞击船体的叮咚之声不绝于耳,见过世面的船员惊呆了。在白令海和阿拉斯加海域,他们见过浮冰,但如此四面八方,都是浮冰,确实生平第一回。浮冰遮没了碧海,浮冰延伸到天边。远方,起伏连绵的冰山白雪皑皑;近处,凸凹的冰块宛如凝固的浪花。“开创号”鼻球形的船头撞在浮冰上,如卷刃的钢刀砍在石头上,船身寸步不移,螺旋桨一个劲儿地空打。行船难,难行船。冯船长胸中波涛翻滚,彻夜难眠,沉重地在《航海日志》上写下一行字:“船被围困在冰中。”

09.jpg

09.jpg

冯船长记得读大学时看过一本《冰区航行》,说破冰主要有两个办法,一是转角度破冰;二是先倒车,再顺车破冰。冰区航行头一遭,只有在实践中学习。瞑色四合,“开创号”行动了。试第一个方法,无效。那么,倒车退它个100米,再顺车冲上去。像把拳头收到腰间,聚集力量,再猛地出拳。嘭的一声,冰块被撞碎了。成了!

从晚上7点到11点,“开创号”在冰区像一头“开荒牛”,以耐心和技巧,耕犁冰块,冲出一块航道。4小时走了3海里,与平时1小时走15海里相比,简直是在爬。但冯船长心中默默对自己说,千万要顶住!翌日,“开创号”继续破冰航行,途遇烟台公司的两艘远洋渔船号返航。现在,诺大一个鄂霍次克海,中国渔船只有“开创号”了,船员们心中腾起孤军深入的悲壮感。

冲破黎明前的黑暗,曙光照亮海天。冯船长端起望远镜,在茫茫冰海中,发现了一汪墨绿色的水洼。船员们兴奋地把这一片未被冰封的海称之为“淀山湖”。1海里走了1小时。终于走进了那向往已久的“淀山湖”。“淀山湖”上漂流着十几艘韩国船和波兰船都在观望。冯船长用娴熟的英语与这两国的船长通了话。入夜,星空下的“淀山湖”,10余艘远洋渔船的灯火闪烁,被冰区航行颠簸得胃翻肠断的“开创号”船员,带着抵达目的地的满足和疲惫,沉沉睡去。只有船长冯思学和大副施耀忠,在灯下商量明天的投网作业。

2月18日,“开创号”投下第一网。20吨狭鳕鱼。2月20日,在走走停停、寻寻觅觅中,连放三网,每网都是80吨左右的狭鳕鱼,终于苦尽甘来。喜讯传到“家里”,复兴岛渔业公司领导随即拍板,上海的另外两艘远洋渔船也到鄂霍次克海生产。冯船长心情特好,龙飞凤舞地在《航海日志》上写下一行字:“我们中国人终于打破了冬天的鄂海不能捕鱼的禁区!”

3月28日,“开创号”靠上了上海码头。船上装着500多吨段鱼,60多吨原条鱼,50多吨鱼籽,120吨鱼粉。这一航次,历时50天,产值500万元。更重要的是,“开创号”作为探捕船,为后继的渔船开了冰海捕鱼的先河。冯思学因工作出色,先后被评为上海劳模和全国劳模。2005年,在北太平洋渔场上叱咤风云、屡建奇勋、纵横廿年的“开创号”退役。但它开创的上海远洋渔业事业,正在发展和壮大。(来源:上观新闻 作者:王坚忍